分类
加密貨幣去哪裡買

国际货币的价值来源

国际货币的价值来源

当今的世界是以民族国家形式组合而成的,大大小小的国家由国界分离开来。多数国家都有自己发行的主权国家货币,构成了特定的主权国家货币体系;也有一些区域性货币存在,如欧洲的欧元,中国香港的港币等,成为世界货币大家庭中另外一道风景;还有世界性组织创造出来的,试图超越国界的全球性货币,如 1969 年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创设的“特别提款权”,成员国可以将其作为账户性的货币使用。看看眼前的世界货币体系,丰富多彩,令人感觉美妙无比的同时,又不时陷入理解的困惑之中。

迄今为止, 我们居住的星球上,没有一种可以称之为“世界货币”的东西。就历史和现实而言,实际作过国际间商品计价、交易和财富价值保存的货币,只有两种形态:一种是黄金( 部分国家用过白银, 如中国和美国 ) , 一种是现在所谓的“ 主权国家货币”,如人民币、美元等。黄金是实物商品,主权国家货币是一类信用凭证,从国际货币或世界货币视角来看它们,我们会得到什么样的结论呢?

黄金作为“ 世界货币” 容易理解。它本身具有商品实体形态,有内在价值和使用价值, 并不承载任何民族、国家、社会制度和经济强弱的成分,黄金的成色和份量,就是它行走于世界的理由。换言之,世界各国在经贸和投资交往中,人们乐意接受黄金作为“世界货币”,只需要看它的质量和数量就可以,并不需要看它来自哪里,在哪个国家存放过,更不需要看它背后的任何历史,看它的持有者所在国的社会制度等等。在这个意义上,黄金是自然界提供给人类超越国界进行经贸和投资交往的最佳工具。“黄金天然不是货币,但货币天然是黄金”一说表达的,正是它作为无国界“世界货币”的理由。

科技进步和全球经贸、投资往来的快速增长,使得黄金继续执行货币的标价和支付职能时显得“力不从心”。一是标价用黄金重量单位,很不方便,进制也不通用;二是用于支付,来来回回地运送黄金, 成本巨大。很快,黄金在这两种职能方面,退出历史舞台,让位给了主权国家货币。黄金自己则仅仅作为“价值贮藏” 一项职能的承担者,被各国政府、中央银行和百姓们保存于金库或是箱底。

从历史来看, 主权国家货币作为“世界货币”出现在国际经贸和投资往来中,就是从承接黄金的标价和支付职能开始的。这也就是所谓的“金汇兑本位制”的由来,美元是最典型的代表。在这种货币制度下,美元以固定的价格和黄金挂钩( 如3 5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 ),实际上就是黄金的符号,但运用了现代科学的十进制,有自创的单位“元”,并以纸制形式或银行存款数字形式存在。相比于黄金的沉重, 美元十分便利不同国家之间的经贸和投资往来,因而进入到了世界货币体系之中。

然而, 千万不要忘记的是,美元只是黄金的代表物, 自身并没有价值,它承担不了价值贮藏的职能。这也就是各国一直都在储备黄金的根本原因。在这样的货币制度下,货币的三大职能由美元和黄金两者分别承担,它们共同构成了“世界货币”的完整形态。也就是说,在这里,“世界货币” 的价值还是来自于黄金,只不过,有主权国家货币介入其中扮演了部分角色而已。从逻辑上讲,这时的美元也无需国家主权或国家信用一类的东西来背书,按照固定价格兑换黄金的规则,有足够的硬度支撑美元在国与国之间往来即可。当然, 从形式上看,主权国家货币能够作为“世界货币”也由此深入人心。这就潜藏了某种误解的可能,人们很容易认定美元类主权国家货币作为“世界货币”,价值基础不是黄金,而是国家主权或国家信用。

当主权国家货币往前行走一步,宣称不再与黄金挂钩, 如美元和黄金之间不再有固定价格的兑换关系时, 关于“ 世界货币” 就出现了令人颇为费解的一幕,大量的问题骤然而生。

问题之一是, 没有了黄金价值的支撑,美元还能成为“世界货币”么?如果能,那是什么在支撑它呢?或者问, 国际货币的价值来源 美元的真正价值又从何而来呢?

这个问题稍微有些复杂, 但也不难回答。所谓美元和黄金脱钩,是讲美元和黄金之间不再以固定的价格自由兑换。那么,如果是价格随行就市呢? 很显然,美元仍然可以和黄金自由交易。要知道,黄金具有自身的内在价值和使用价值, 它也是一国商品中的一员,当他国美元持有者到美国购买商品或服务时,自然也包括黄金这种商品在内。这一点表明, 尽管黄金不再是美元价值唯一的支撑,但它和美国其他的商品或服务一起,支撑了美元作为“世界货币”的地位。正因为此,我们可以说,黄金仍然是“世界货币”的一种成分,只不过不是唯一成分,而且具有了隐蔽性而已。看看现在的美国,仍然是世界头号黄金储备国,美元作为“世界货币”而由此获得的价值基础力量,不可谓不强大。

问题之三是, 如果主权国家货币能够作为“ 世界货币”,世界会有怎样的变化?

任何一种主权国家货币作为“世界货币”,是有前提条件的。简单讲,就是一国经济实力的强大,包括既已存在的财富积累、天然的资源秉赋和社会现实财富创造潜能等。如果说在金本位或金兑换本位条件下,“世界货币” 是由黄金的总量来限定, 因而与不同的主权国家经济实力没有直接的关系, 那么, 主权国家货币体系之下, 一国的经济实力就成了决定性因素。我们时常用“ 硬通货” 来描述某种能够作为“世界货币”的主权国家货币,其实是在讲述这个国家的经济强大。在这个视角上,人民币的国际化与其说需要这样或那样人为的努力, 不如说中国经济实力的强大会自然导出如此结果来。

人类社会一直期望有一种唯一的“ 国际货币的价值来源 世界货币” , 甚至有用现代高科技手段去创造这样货币的构想。现实告诉我们的是,在民族国家存在的世界里,这种构想是完全属于乌托邦性质的。目前地球上所有的商品和服务以及其他的资源和可能创造的财富,都归属于不同的民族国家,它们只能支撑不同的主权国家货币,而不是超越国界的“世界货币”。简言之, 民族国家存在的长度, 将决定主权国家货币体系的长度。